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密码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朴璞文学论坛

搜索
热搜: 诗歌 文学 灌水
查看: 919|回复: 0

[原 创] 猫(组诗)

[复制链接]

70

主题

0

好友

239

积分

糙石

石子
333 颗
帖子
239
在线时间
184 小时
发表于 2017-8-27 21:28: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游天杰 于 2017-8-27 21:34 编辑

猫来了


猫缓缓地,安静地来了

在一个无眠之夜

它摸着石头过河而来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一只美好的猫

在我枕边,聆听广阔的心跳


猫来了,猫真的来了

沐浴着早春的光

它脚步灵敏

给阳光抹上淡淡的彩色

快乐的生活呵

留下它轻脆的足迹


悄悄地,猫之美

愈合了我心灵深处的伤口

在殷红的血液里

在群鸟的婉转啼鸣中

无数花瓣,洁白的、淡紫的

飘落满地


我已经找到一条上山的路

它在静寂中召唤着我

世界如此地冷漠,为什么?

我的心,却默默地呼唤着

猫,已经来了

来到人间的每个角落




猫是谁


猫薄情

猫没有朋友

猫在世上独自行走


猫无所作为

它安静地坐在石阶上

写着诗歌


猫太咸了

它春水初绽

得意洋洋地歌唱


猫有点出轨了

全身赤裸,躺在日光下

信马由缰


猫曾吻过我

让我体内猫血来潮

大智若猫




罗曼猫


与心爱的猫分开后

细数天上的星星

愈是想念

愈是看到她忽闪的眼睛


我的猫儿

你还好吗,过得快乐吗

我的诗变消瘦了

我从来不曾将你忘记


你笑了

你在我面前浮现

我忧伤因为你忧伤

灿烂的夜

我喝得烂醉


我的心为你而清澈

声声叹息填满夜空





迷迭猫


每次我说

“世上无猫”

猫就变得肥硕

清晰地跳动在我的太阳穴上


每次我说

“猫有很多”

它们立马变透明,在冷光里

消隐无踪


我又说

“猫好圆啊”

它顿时化成了一片秋叶

一根阴毛一条小溪


我又说

“猫真巨大,像一个巨人”

它旋即以优美的姿态高飞

最后,融入云烟


我又说

“猫,哈哈哈……”

恰在此时,猫变得最大

最圆最浓烈




爱上一只猫


就是爱上一个女人

就是要你用才华去征服的

足够让你在她怀里死一次的

像瞪羚一般又蹦又跳的

未能识破你的谎言和陷阱的

明媚如一团烈焰的

在最残忍的季节

想起你

与你愿同生死的

一个女人




我的猫


我的猫是水做的

细腻可爱,宛如一只手臂

在水中,猫是缠绵的柔荑

猫的眼睛是插在心头的藜蒺


我迷失于猫

我在猫的掌中如此湛蓝

猫很孤独

让我也孤苦伶仃


猫是雪

未曾给过我色彩和味觉

猫是一束阳光

它的形状是一支起伏的乐曲


猫微笑着

我也微笑着

猫走向我

我渐渐失踪




必须赞美猫


必须赞美猫

迫切需要赞美猫

理所当然应该赞美猫

永远赞美猫


猫是万物之源

猫可以表达一切

猫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猫无所不在

猫是万能的


没有猫我们无法感觉

没有猫我们无法思考

没有猫我们无法爱恋

没有猫我们无法生存

没有猫我们无法呼吸


猫是神圣的

猫完美至极

猫就是一个奇迹

猫的一切无可置疑

猫是万物的主宰


必须赞美猫

迫切需要赞美猫

理所当然应该赞美猫

永远永远赞美猫




关于猫的十三问


猫像大海吗?

猫可以用云朵咬碎吗?

猫的尾巴有性高潮吗?

猫很难戒掉吗?

猫能在香烟里培育吗?

猫会再次爱上原来的那个陌生人吗?

猫的占有欲强烈吗?

猫会偷吃我的美梦吗?

猫的目光能冲洗吗?

猫的呼吸能塞进信封吗?

猫黑暗吗?很直吗?

猫可堪践踏吗?




猫季


清晨醒来,书站立成苹果

我咬了一口

它们气色如初

淡绿的阳光

照进来


紫藤开在窗外

音乐如芒果般溢出

一切清澈如透

时光里的香气切割着

我的快感和信念


我穿着单衣

喝咖啡,写诗


昨天

猫吻了我

我惊奇地发现

我所写的诗句变成

冰凉的胴体


这些诗句轻盈、白净

消融在晨光中




猫字典


那是春光

遗物

还有云



那是

白鹭

染上相思


那是

夏日

一枚棋子

被吹落


那是

聆听


那是心的悸动


那是

秋色


那是

不知为何

将为何

忘却


那是黑夜

湿漉漉的黑翅膀

插满玫瑰的

头颅


那是猫

走过记忆的

冬季




一只猫


一只猫

没有名字

活得孤独

败絮其表

金玉其中


一只猫

一贫如洗

他心里想着你

却不知道

拿什么爱你


一只猫

喝着廉价酒

抽着普通烟

他对诗发生了兴趣

抵抗着庸俗


一只猫

心灵晦暗

他一年四季

都在称量每个人

心里的阳光


一只猫

他设法进入你

如此温柔

如此美好

如此强烈

不次于

天使在飞翔




此处无猫


哦舒服!刚写了一首

我非常满意的诗


我又遇到了我的猫

打开重重的铁门

阳光从缝隙照进来


正午的暖风吹入

羽毛在阳光中闪烁

哦,猫投下了荫凉




我和我的猫


季夏之末。我拉开窗帘,云彩

废墟、水杉和伞松

然后是寂静。天蓝的日光

照进来,轻盈微妙致命

如同药片融在水里


“无从开始”,我的猫说,

穿上睡衣,径直走向窗前

对着我们最初相识的情景:

我们喝酒、下棋、聊天,谈论红楼

忘记了自己的家和名字


我的猫时而微笑、时而大发脾气

他正在阅读《存在与时间》

不言而喻。当一瞬间的感觉

就像我的钥匙插错了你的锁

两眼相对之间,世界醉意朦胧


“与其说等待,毋宁说是忘记”

我的猫说,“原谅是最好的报复方式!”

在我们狭小的天地里

我的猫还在阅读《存在与时间》

他时而微笑、时而太发脾气






猫沉默不语

猫潮涨又潮落

猫栖居于鲜花和白骨之间

猫美丽地变幻着


猫落进荷尔蒙

猫多少次从我们的身体经过

猫淡得像发黄的树叶

我们在猫中挥霍度日


猫一无所有

终有一天猫会到来

它在一种冷静又极度饥饿中

等待着我们




以身试猫


很想

以身试猫


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猫无处不在又处处不在


大朵大朵的阴影

穿过嘶哑的人群


我在寂静的午后捧读诗集

果然觉着猫轻浮无比


我心里明白,猫可以适可而止

也可云舒云卷,随心所欲地飞


此刻,我和猫心照不宣

我是猫

猫即我




再见,猫


再见了,我的猫

不如不见


我厌烦你,我受不了你

我再也无法宽恕你

我不相信你了


你已伤透我心

虽然曾经我是那么爱你

但现在我不爱了


我用“伤心”橡皮擦

把你的名字擦去




2


我以为你是我生命中的那猫

可不是,没人抚摸过我的猫

我的生命中没有猫。我曾经

以为你是。可,不,你不是




罗密猫与朱丽猫


你是眼神无忧无虑的猫吗?

不,是眼神很忧郁的。

你是教我学会遗忘的猫吗?

不,是教你铭记的。

你是从来都不写诗的猫吗?

不,是经常写的。

你是不爱我的猫吗?

不,是深爱的。

你是吻我很重很重的猫吗?

不,是吻很轻的。

你是让纯粹的快乐成为生活的猫吗?

不,我连想都不敢想。

那你是破我处女膜的猫吗?

不,那是死亡①;

我是你的罗密猫。


——————

①根据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破我处女膜者∕是死亡,而不是罗密欧”的诗句改写。




落花时节又逢猫


猫眉目清秀

猫表情温文

猫倒映在我的心湖里


猫是万事万物

猫是爱,是暖

猫满是溢美之词


落花时节又逢猫

或许换上另一种视角

猫,就是你




猫相


猫就像心

猫就像命运

猫就像女人

猫就像美

猫就像理想

猫就像阴影

猫就像诡计

猫就像麻绳

猫就像毒品

猫就像水晶

猫就像灵柩

猫就像海岸

猫就像风暴

猫就像愿骨

猫就像腹部

猫就像绿洲

猫就像小船

猫就像激流

猫就像寒风

猫就像光

猫就像网络

猫就像书

猫就像雨雾

猫就像椅子

猫就像歌声

猫就像爱

猫就像绝壁

猫就像圆圈

猫就像轨迹

猫就像花




猫的孤独


猫的孤独

大如天空


没有任何孤独

比猫的孤独更大

更单纯更幼稚

更灿烂


猫的孤独

长度和我的一样

广度和我的一样

深度和我的一样


猫的孤独

近在咫尺

像凌晨的街道

像抽空的血管

像充饥的诗句


猫的孤独

越来越无法抗拒

举起我,同化我

将我放逐在

浩瀚的星系




我快没有猫了


医生说

我快没有猫了

纠结啊

怎么我就快没有猫了呢

人人都有猫

单单我快没有猫了


医生说

猫分两种

一,我猫故我在

二,我在故我猫

这两种有其一种都行

可是这两种猫我都快没有了


医生说

没猫,就意味着死亡

而我的猫正在日渐减少

我就快要死了,在这荒诞世间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我不禁大叫起来




羡慕猫


羡慕

我的猫

浪漫,诗意

堂堂正正


夏日

我是他的访客

在微风吹拂的午后

猫醉了梦境


时光静好

我第一次懂得了

世事如猫

积多成少




猫园将芜


沉醉于秋日之光

向那素净的花心嗅闻

猫的深处掩映着碧落的颜色

轻风吹拂周身的绒毛


如果灵魂的罪孽与痛苦也能

随风而逝

我才敢与猫形影不离

亲如兄弟


在轻狂梦想炽热之际

使我冷静,感受愉悦的时光

始信归隐绝非虚度

而是迎向美好人生







Archiver|手机版|朴璞作家网 ( 粤ICP备14022027号-2 )  

GMT+8, 2019-12-13 08:24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